黑凤凰开车后,一直保持40度左右的角度快速爬升,直到穿过云端,来到14000多米的高度。这个高度是一般民航客机来不到的高度,飞行起来相对平稳和安全。

  机长海亚和副机长海庆专心驾驶着飞机。不到一个小时,黑凤凰开始穿越蒙沽领空。

  原本伊利亚是在蒙沽安排了地空**要把黑凤凰给打下来。虽然定位信号发射装置给拿掉了,海亚和海庆也不敢掉以轻心。他们希望快速的飞离蒙沽领空。

 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,黑凤凰已经翱翔在祖国的蓝天了。海亚和海庆感觉到轻松了不少。她俩选择了自动巡航驾驶模式。

  海亚把双手解放出来,伸了一个懒腰。然后歪着头看着海庆,并冲海庆努了努嘴。

  海庆会意,把身上的安全带解掉。离开航空座椅,在储物柜里,又拿出两瓶水,向休息间走去。

  休息间门上本来有一个圆形的小窗户。可是现在小窗户被从里面拉上的窗帘遮住了。海庆顿时感觉哪里不好了。

  她没有敲门,就拧动门把手,一下把门推开。

  映入眼帘的是,折叠床已经被打开,K哥和叶烈娜并排躺在,这个只有1.2米宽的小床上。

  两个人盖着同一条军毯。叶烈娜和K哥面对面的睡在一起,叶烈娜金色的头发,有点湿漉漉的样子,像出了很多汗。

  休息室只开着的一盏红色的小灯,让人感觉到,空气中弥散着暧昧的味道。

  海庆的第一举动,就是冲上去,一下把军毯一下扯开。

  跃入眼帘的是两个人,还都穿戴整齐。正是因为两人穿戴整齐,海庆的潜意识判断,这里似乎隐藏着什么。

  军毯一撤掉,叶烈娜先睁开了眼,她扶着旁边的把手坐了起来。一副不解的眼神看着海庆。

  海庆这个时候,也觉得有些尴尬和冒昧,毕竟她没有找到她脑海里的画面。所以,海庆哂然一笑,把一瓶水递给叶烈娜道:

  “喝点水吧,飞机已经进入龙国领空,这里绝对安全了。”

  这个时候,kk也睁开了眼睛。他感觉好像睡了很久一样,又好像经历了激烈的身体运动。KK感觉很口渴,嗓子都有点冒烟的感觉。可他以前醒来,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。他一把手,将海庆手里另一瓶水抢了过来。拧开瓶盖,一阵狂饮,咕咚咚...

  “我从来没感觉到瓶装水像今天这么好喝。我今天怎么睡的那么沉?”KK自言自语道。

  海庆越来越觉得不对劲。她细心的观察着叶烈娜和K哥。

  叶烈娜睡觉,怎么会头发变得湿漉漉?飞机里的温度并不高,应该很舒适,除非她经历了剧烈运动。她的口红怎么那么鲜艳?感觉像是重新补妆的。哪个女人睡觉过程中,还起来补口红?除非她用嘴巴...

  K哥为什么会睡得那么沉?又感觉很疲惫的样子,他登机前可是还生龙活虎。他为什么那么口渴?除非...

  海庆觉着叶烈娜一定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,一定是她用什么东西,让K哥昏睡了过去,然后她...一定是这样的!

  海庆也没有证据,一切都是她,作为一个女人的推理。但即便是推理,她发现的证据,也足够验证她推理的合理性。

  于是,海庆用美目恶狠狠的瞪着叶烈娜。

  叶烈娜与海庆只对视了一眼,就把眼睛漂移开。然后她将双手,按住KK的一只胳膊说道:

  “保尔,我来帮你揉压一下胳膊,长途飞行是很累人的。”

  KK的脸瞬间飞上一抹绯红,然后他挣开叶烈娜的一双玉手道:

  “还是把床折叠起来吧,我想坐一坐。”

  海庆看到叶烈娜,当着她的面公开发骚,气得一跺脚,转身离开了休息室。

  “怎么了?海庆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  海庆坐在航空座椅上,眼泪一串串的流了下来。

  海庆心中此刻,是愤怒、鄙视、难过、伤心、怪怨、吃醋、后悔,几种情绪交织在一起。

  她愤怒,是叶烈娜有什么资格霸占K哥;她鄙视,是叶烈娜竟然用那种见不得人的间谍手段;她难过,是最心爱的人自己还没有那样,就被别人那样了。她伤心,是觉得纯洁被玷污和破坏了;她怪怨,是一向机智无比的K哥,怎么能落入叶烈娜的陷阱,除非K哥也有点喜欢叶烈娜;她吃醋,是因为叶烈娜敢想敢干,捷足先登。她后悔,为什么自己不去休息室陪着K哥,睡在一张床上,自己比叶烈娜那个外族女人对K哥更有吸引力更有资格...
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海亚真有点急了,她看着妹妹在流泪,表情一会愤怒、一会悲伤、一会绝望、一会懊悔、一会发春...

  “唐僧肉被妖精偷吃了!”海庆终于从嘴里挤出一句话。

  海亚听到这句话时,身体猛的一怔。默默把看向海庆的头转了回来,眼睛死死盯向前方,两行清泪也瞬间流了出来...

  姐姐海亚虽然不像妹妹海庆那样情感易于喧嚣,但她心中对K哥的爱慕,一点都不比妹妹少。有时候碍于怕伤妹妹的心,她都是压抑着自己。可是听到叶烈娜提前霸占了K哥,她能不伤心难过吗?除非她不爱K哥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,飞机里没有一个人说话,也没有一个人走动。就像这四个人谁也不认识谁。

  KK能感觉到海庆和海亚对自己的爱慕。不要说海庆海亚了,光KK身上拥有的这些光环,光为祖国做出的这些事情,哋球上的哪个女人能不爱这样一个男人。

  KK觉得一定程度上伤害了这对姊妹花。他心里决定以后要更好的善待这对姊妹花。这对美女姐妹伤心,他也觉得有些难过。

  KK对叶烈娜的情感是复杂的。这是一个夺走自己初吻的女人,还是一个为自己擦拭过身体的女人,更是一个把自己从男孩变成男人的女人。同样她也是救了自己生命的女人。

  她冒着与养父为敌,冒着与大毛国内务部最大的头子为敌,不知道她是否也冒着与谱京京总统为敌。

  对了,谱京京总统在别墅里,与自己说话的时候,利用告别碰杯时,说过:“冬妮娅会有的,丽达会有的...”

  我明白了,这一定是谱京京总统安排的。如果没有谱京京总统在这里面,叶烈娜不敢自己跑到飞机上。

  她长期在谱京京身边工作,掌握大量国家机密,谱京京总统怎么会放这架飞机离开。只有一个解释,这一切都是谱京京总统的安排。

  他得不到我。因为他知道,我不可能为了大毛国而背叛自己的祖国,他只有让叶烈娜来勾引我,让叶烈娜怀孕,为大毛国生下一个小保尔...

  KK突然有那么点伤心。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,是被偷偷的夺走。第一次的感觉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,就变成男人了。

  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情感和政治扯在一起。注定自己,没有做一个普通人去享受幸福的权利。

  要说自己对叶烈娜的美貌不感兴趣,他自己都不会承认。叶烈娜,那可是大毛国的超级大美女。谁不感兴趣,只能证明这个男人身体有毛病。

  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普通人身上,算不了什么。可是自己是肩负国家使命的特殊人员。既然这件事情发生了,他必须向国家坦白。因为他的生命不光属于自己,属于父母,还属于这个国家,属于这个国家的12多亿人民。

  “哎,我就是个唐僧啊!”KK在心里轻轻一叹。

  “我们距离帝都,还有十五分钟的飞行距离。”

  扬声器里传来海亚的声音。很明显,是在询问我们直飞简朴寨、老窝,还是先回帝都。潜台词是,谁都知道现在飞机上坐着一个大毛国人,你还和她那样了。你不回去处理一下,不合适。

  “我们先回帝都吧。”KK道。

  十几分钟后,黑凤凰降落在帝都西山的一处秘密空军机场。

  几个人开始陆续下飞机。走在最前面的是海庆,后面是叶烈娜,再后面是KK,最后一个是海亚。

  当海庆和叶烈娜下到地面以后,KK正准备弯腰穿过舱门,海亚突然从后面抓住KK的手,拉了一下KK。

  KK只好直起腰来,转身面向海亚。

  谁都没有想到,海亚借助着飞机舱门的掩护,一下抱住KK的头,狠狠的,在KK的唇上吻了两秒钟,然后一转身,低着头,抢在KK之前下了飞机。

  KK站在原地,愣愣的呆了几秒,然后用舌尖舔了舔嘴唇,笑了笑,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说道:

  “唐僧的魅力真大,女妖精没有一个是矜持的...”(未完待续)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平行世界之百年,平行世界之百年最新章节,平行世界之百年 雅文言情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